EN [退出]
邹凯老婆生产了吗>中国新闻

_深圳 从大运会出发

2017-11-18 10:07

深圳,从大运会出发

2011深圳大运会的会徽是“欢乐的U”。它无限向上,但绝不交合,暗示了开放和包容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屈一平

深圳湾体育中心主场馆有个美丽的名字——“春茧”,8月12日,这里将迎来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开幕式。

“只要站在这个舞台上,就可以证明自己。”22岁的深圳大学生志愿者郝斌在体育馆内对本刊记者说。被包裹在38公里长的网状钢结构下的主体场馆,就好像一只正待蝶变的蚕茧,被众多媒体解读为从这里“破茧而出,冲向世界”。

“春茧”呈椭圆形,东侧大胆地“切”出了一个通透的“落地窗”,被称为“海之门”,坐在体育场里,往东,可以看见蔚蓝色的大海,大海的对岸,是一海之隔的“东方明珠”香港。

30年前,深圳破茧而出,率先迎来改革开放的春天。“深圳的重要经验就是敢闯。”邓小平对深圳寄予厚望,深圳也代表了中国改革开放30年来的激情岁月。

“大运会的点火,就是新30年改革的承载者在点燃改革激情之火。”深圳市改革办副主任胡恒芳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这样的仪式将宣示改革使命之棒在向年轻人传递。

8月12日,“春茧”将上演一场没有明星大腕,没有烟花,也没有人海战术的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开幕式。赛事的主题口号是:“从这里开始。”

“从这里开始,深圳再出发新的契机,我们城市领导者和建设者也是这样理解的。”彭立勋告诉本刊记者。这位深圳经济特区研究会副会长、深圳市社会科学院原院长补充道,大运会既是对深圳改革成就的巡礼检阅,也是对改革再出发的考验和检验。

“那时的人都是为改革而生的!”

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近一年来,大运会试运行现场状况不断,甚至当场罢免几位处级干部。“对深圳干部是一个检阅”。

“一个年轻城市办这么大的赛事有点准备不足。”该人士告诉本刊记者,举办世界级赛事肯定是一个城市成熟的表现,现代化管理理念是办好赛事的前提。

今年以来爆出的安保扰民事件被业界评为“缺乏智慧的行政管理”的行为。

2011年4月27日,深圳市住房建设局在其官方网站上公布了《关于切实做好建筑行业农民工工资结算支付工作共同维护大运会期间社会和谐稳定的通知》一文,第六条规定:在严肃处理期(2011年5月1日至9月30日)内,严禁农民工通过群体性上访等非正常方式或手段讨要工资,凡是组织、参与集体上访事件的,一律按相关规定严肃处理,造成严重后果或恶劣影响的,追究其刑事责任。

文件公布后,引起社会强烈批评,5月9日住建局作出回应,承认此前公布的文件“文字表述确有错误”,宣布立即撤回该文件,修改完善后重新发布。至今未见下文。

“执政行为的法治弱化还不止于此。”深圳大学中国经济特区研究中心教授苏东斌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说拆除三分之一的公共电话亭、驱赶八万“治安高危人群”等举措还可以理解为“非常态措施”,那么八成新的马路道牙翻新的动作似乎“穿衣戴帽”过了。

深圳市民陈先生告诉本刊记者,曾经的福田保税区的桂花道是4月刚重新铺的路,6月又重新更换马路道牙,造成交通不便;在盐田区的海景二路,市民赵先生表示,这条投入使用也就两三年的马路被“翻新”了。

“好好的路推翻了重来,看了可惜。”深圳市委党校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袁晓江向本刊指出,大运会对城市建设要求有紧迫感,短期内加快城市建设可以理解,但是毫无标准地无序投入扩建城市令人难以理解。

2010年6月,深圳市建筑工务署副处长杜炜平和高级工程师高辉在大运村项目组协调会议上,当众辱骂项目经理黄先生,还用矿泉水瓶和烟灰缸打砸致对方流血受伤。事后杜炜平承认确有动手,表示赶工期压力很大,情绪失控才作出了如此举动。

苏东斌对此充满担忧,相关事件暴露出某些执政者社会管理的薄弱环节。“官僚化来源于执政者的法治弱化,不考虑成本和代价。”他同时质疑大运会前期投入的公开透明化:“政府行为要法治化,城建的前期预算应该征求民众意见,并且公之于众。

针对这些问题,苏东斌表示,“经过大运会,希望能够成熟起来。”

香港一位常住深圳的市民告诉本刊记者,全球化赛事对深圳是个开始,这个年轻的城市需要经历成长转型之痛。

“现在缺少改革的激情,深圳特区如果模式都模仿内地就没希望了。”曾经为深圳几代领导人谋划改革的彭立勋说。他的办公室位于深圳市福田区莲花山下,对面可以看到莲花山顶的邓小平像。

回忆起1988年初创办社科院的情景,已过七旬的彭立勋语气激昂起来:“那时的人都是为改革而生的!”

1988年,彭立勋结束了在英国剑桥大学的学术访问回国。是留在工作了28年的母校华中师范大学,还是到深圳去?经过反复考虑,彭立勋毅然选择了深圳。当时深圳的市领导交给他一个任务:“办一个不一样的社科院,要和内地不一样,要参考国外的办法。”

此时,正是深圳调整改革的转型阵痛期——国内正处在改革开放后的“多事之秋”,有人主张继续实行计划经济体制,反对搞市场经济,回到“一大二公”的老路上。就在这时,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来到了深圳。

1992年1月22日下午3时,邓小平在深圳迎宾馆接见当地负责人时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些,要敢于试验,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农村改革是如此,城市改革也是如此。

“深圳的改革就是这样,在一次次转型中再出发。”彭立勋说。1992年7月,深圳市社会科学研究中心正式成立,彭立勋被任命为中心主任。他率先打破内地社科院动辄上百号人的模式,大胆提出“筑巢引凤”的想法,编制不超过40人,大量调研项目借助国内外智囊资源——“鸡不在深圳,蛋下在这里行不行?”在1992年的中国社科院体系里,彭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彭立勋意识到,深圳改革开放的每一步成功实践都来自对陈旧理论的突破,当时的特区建设理论严重滞后的局面必须得到改变。他将研究视野投向经济特区建设理论与实践的研究——1993年6月他的论文《邓小平经济特区建设思想在深圳的实践》以新颖的立论产生了广泛影响。

“那时候就是杀出一条血路来,披荆斩棘地闯”,彭立勋说,“现在非常缺少改革的激情和思路。从情感上和路径设计上都缺少,改革的意识淡薄了。”

2002年发表《深圳,你被谁抛弃?》一文引起特区大思考争论的作者,现《香港亚洲周刊》编辑呙中校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今天深圳改革的“成年转型”和上世纪80年代有很大差别。当时的改革者都扛着中央的尚方宝剑——那时候深圳的主要领导都是中央直接派下,受命直奔改革的使命而去,但在90年代中期以后却都是从广东省下来。这种微妙的变化让深圳人感到有所失落,因为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90年代以来深圳在中国改革的战略地位相对下降。这种地位下降,反过来进一步强化了主政者的风险考量。

2011年8月1日,深圳大学体育馆,鲜花少女队的志愿者汪莹在彩排间隙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以前我很害怕改变。”包括队列练习等的训练改变曾经让她无从适从,“和而不同”——她这样形容大运彩排对她的影响,并表示改变是一种进步,要坚持自己的特色,也要融合。

像她一样的数名女生接受采访时均表示,对于大运会的感觉是——“政府提出的”速度和节俭办大运的理念挺好。

“大运会的主角是大学生,应该听听他们的想法。”深圳市政协委员郭晋龙向本刊记者指出。改革的火炬在大学生运动会传递,他们准备好了吗?

“让会改革者上,不思改革者让,阻碍改革者下”

“再造一个激情燃烧的年代”,2010年8月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上表述:站在30年这个时间节点和新一轮发展的起点上,深圳也确实有“成长的烦恼”、“转型的阵痛”。经过30年发展,大部分人圆梦之后如何再造创业的激情?这需要在新的30年里,继续营造当年那种想干、敢干、快干的创业氛围,继续营造孔雀东南飞的人才环境。

在此之前的一个月,2010年7月1日,深圳一步跨入“大特区”时代,关内外概念成为历史——国务院批复同意深圳经济特区范围扩展到深圳全区,特区面积增长近5倍。

2010年9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在深圳出席深圳经济特区建立30周年庆祝大会指出,中央将一如既往支持经济特区大胆探索、先行先试、发挥作用。

“先行先试”——在 2009年国务院批准实施的《深圳市综合配套改革总体方案》中有这样的注脚:一是对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重大举措先行先试;二是对符合国际惯例和通行的规则,符合中国未来发展方向,需要试点探索的制度先行先试;三是对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有重要影响,对全国具有重大示范带动作用的体制创新先行先试;四是对国家加强内地与香港经济合作的重要事项先行先试。

在采访中,本刊记者不止一次听到深圳人这样形容自己的城市现在改革中的位置:“以前是敢闯敢试、现在是先行先试;过去是杀出一条血路,现在是走出一条新路。”

“新一轮改革的冲锋号刚吹响,中央的要求和我们的理解就是继续改革。”胡恒芳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这样诠释深圳新的改革起点。

就在三个月前,改革的信号在深圳频频出现——

2011年5月6日,深圳市召开全市改革会议。接近会议人士对本刊记者说,深圳市已经“好多年没开改革会议了”。胡恒芳将此解读为“这是新30年改革的宣言”。

“让会改革者上,不思改革者让,阻碍改革者下。”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在会上强调。会议决定任命深圳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张思平管理改革工作。张思平表态,要按照市委市政府意图把深圳改革引向深入。“由常委抓改革工作是破了例了。”在改革办工作多年的胡恒芳表示。

这次会议首度推出32个改革项目,项目数量居近十年之最。“新的改革时代到来了。”胡恒芳说。他向本刊记者首次透露其中8个重大改革项目为:商事登记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培育发展社会组织改革、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医疗卫生制度改革、教育体制改革、分配制度改革、土地管理制度改革。“要做到轻审批、重监管。”他这样陈述8项改革的核心。

即将召开的大运会,也传递着深圳改革的信号。“深圳过去30年和新的30年,如何承前启后,靠谁承前启后?就是大学生。”胡恒芳说,这次大运会一定是创造历史的,通过年轻人将创新的形式和内容传递给世界,传递的是新深圳的开始。

“大运可以促进社会管理的改革。”深圳大学党委副书记陶一桃对本刊记者说,社会规制在要求市民行为文明,无障碍通道的设立、码头标示的国际化都是城市建设的一部分,必将更加注重社会内部管理建设,更加自我完善,必然涉及到行政管理体制的改革要适应。

苏东斌则表示,领导人先行先试在于政府执行者和企业的创新,“实际还是给你权力看你敢不敢,想不想。”他进一步阐释,深圳未来,往哪里改革的方向没有疑问,就是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 。主要是如何选择具体的道路,大运会是对社会管理的检阅和规范。

“深圳改革没有停步,是在深化”

与民间思考和呼吁相适应,深圳政府的各种努力显得用意颇深,大运会已经开始呈现诸多“不一样的精彩”。

网络虚拟传递取代实体火炬传递——花费从7000多万元大幅降低到不到2000万元;

向市民公开征集1100万个塑料瓶,用于搭建大运会开幕式舞台,此举将为开幕式节省一笔可观的费用。除舞台材料外,大运会开幕式的服装、道具以及表演内容都将融入低碳环保元素。

把绿色出行主动权限交给市民,让市民自愿参与共建绿色、共建城市,共同保障赛事交通中来,“自愿停驶”行动启动以来,深圳市全市26万辆私车申请停驶,公务员占到80%,政府的自信和公民的素质不谋而合。

在四年多的筹备时间里,深圳市共新建了21所场馆,其余场馆均为利用原有设施:大部分都设在社区、学校以及体育训练基地,赛后可以马上变身群众体育场所。

地下,全长178公里的5条地铁线路开通,为城市全面提速;地上,300多公里的绿道蜿蜒,健身休闲,老少皆宜。

开幕式不放烟花、不请大腕,不搞人海战术;闭幕式设在主题公园“世界之窗”,首次将大型赛事和一个城市的主题公园摆在一起。

“创新是深圳发展的魂和根,在大运会举办上也不例外。”深圳第26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组委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深圳市市长许勤说。

简约、绿色、低碳与动感的青春活力融入筹办大运会的点滴之中,高科技的“科技之俭”在大运会的设施中处处可见——

“北有鸟巢,南有春茧”——设计超前、质量过硬的 “春茧”在环保方面也不逊色。凭海临风,“春茧”在设计上最大限度引入穿堂风,而其拥有的“冰蓄冷”技术——晚上制冰,白天制冷,错开用电高峰期,削峰平谷,可节约用电280万千瓦时——更让其节能手段丰富立体起来。

在宛如三颗巨大的水晶石一样的大运中心室外,如果你不小心把水倒在地上——仿佛伏地魔的魔法般,一整瓶水转瞬间便从看似毫无缝隙的地面消失了!原来路面铺设透水混凝土,“喝下去”的水并没有消失,通过地下密布的暗沟,渗透水汇集成流,补充人工湖景观用水,而湖水又被用来进行绿化浇灌和场地道路冲洗循环利用。这种透水地面的温度会降低5~10℃!仅仅一个大运中心,采用节能新技术就达到16项。

大运村则更像一个浓缩版的智能“地球村”:运动员走近自己的房间,空调自动开启,外出时暴雨来袭,轻触手机即可关窗;拿起相机按下快门,现场的精彩瞬间,随即出现在房间的电脑屏幕上等您来编辑……首次在国际大型赛事上规模应用的下一代互联网IPv6技术以云计算、物联网等前沿科技为基础,呈现一座智慧的大运村。

2010年,深圳的“专利”在全国内地城市中又是排名第一,近万件发明专利授权让这个流淌着改革血液的年轻城市在创新的骨骼上成长。

“深圳改革没有停步,是在深化。”胡恒芳说,大运会是新深圳的开始。

2011深圳大运会的会徽是“欢乐的U”,它在深圳街头飘扬,由大大小小的彩色圆点组成,设计者没有赋予它固定含义。你可以有多种想象,这完全是一个开放的标志。

你可以认为它是大学(University)、你(You)、联合(Union、United)、世界宇宙(Universe)等等的缩写;也可以猜测是深圳的大鹏湾,更可以理解是来自五大洲不同肤色的大学生的笑脸。

它无限向上,但绝不交合,暗示了开放和包容。

当前文章:http://a5qgv.ddqdgj.cn/zfwo/bj09.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0:07

林珊珊微博  什么手起家的成语  初心易得始终难守解释  抹茶奶茶  多少天可以查早孕  ikea  2016十大暴利行业  广州学校  室内设计草图大师教程  绝色丽奴txt书包网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深圳 从大运会出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阳泉中国邮政官网_基建助力工业扩张丨高频数据看宏观